14岁少院士:学了7种编程语言后,我发现学习本身真的很好玩

发布时间:2019-01-08 | 宣传喵

少院士是编程猫授予学员的最高荣誉。这一次,我们选拔了2015编程猫PK赛的一位冠军得主——任波翰,14岁的他在所有编程猫学员中,拥有顶尖的编程水平。有小朋友甚至说:“在编程猫百科上,任波翰像是一个传说。”

 

center_image

 

一个老网民的小学冲浪史

任波翰,一个14岁的boy,见证了后网络时代的兴衰。

波翰的小名叫轩哥。这个名字来源于他小学三年级时在腾讯微博上给自己取的网名,听上去像是个有故事的男人,但是他又给自己配上了一张幼儿园时拍的照片。

波翰的妈妈看到这个微博的时候笑爆了,从此家里所有人都开始叫他轩哥。

 

center_image

 

大概是2012年的时候,轩哥开始玩起了《穿越火线》,这是一款那时很火的射击游戏,轩哥还经常拉同学一起玩,对这段历史,他表示:“我打游戏还是蛮霸道(重庆话”厉害“的意思),我们同学都很喜欢跟我一起组队!”

 

center_image

 

但轩哥呼风唤雨的日子并不长,上到四年级,轩哥被严重地挑战了权威。

“有天他放学回家人非常蔫,我问他是怎么回事,他说班上有个同学说自己会编程,他就凑过去想学,结果那个孩子不愿意教他,他就觉得很受挫。我说那你就自己去学嘛!你学得比他多了,再教他,教所有愿意跟你请教的人,这不就好了吗!”轩哥妈妈回忆说。

于是轩哥真的就开始自学编程,四年级的他英语水平有限,所以选择了易语言来入门,这是一种用汉字作为程序代码的编程语言。轩哥一路学到了六年级,做出了自己的第一个网站,第一个爬虫程序和第一个抓bug程序。

 

center_image

 

“我一开始做这些东西纯粹是抱着好玩的想法。比如我之前做了一个拿自己名字做域名的网站(renbohan.com),上面放的是同学偷偷跑去办公室拍下来的考卷答案。做的爬虫程序也是想去某日漫网站上批量爬点高清的漫画下来,然后又自己琢磨,该怎么样把我这个爬虫给封住。”

我问起renbohan.com是否已经成了浩瀚的题库,轩哥哈哈大笑:“早就关闭了,不能这样坑老师呀!那个爬虫我也就自己偷偷爬一下,没分享过。”

“毕竟,还是不能扰乱人家的秩序。编程不是拿来做坏事的。”

2015年的暑假,轩哥小学毕业,这时他刚巧听妈妈介绍了编程猫,知道了参加PK赛可以去硅谷的事情。于是呼风唤雨的轩哥又找到和他在火线里穿越出革命情谊的哥们,组队报名了。报名之前,轩哥还主动给大家教起了编程猫的图形化编程。

“编程语言的逻辑都是互通的,我有之前的基础在,图形化编程学起来就很快了。不过这个东西还是让我觉得耳目一新,因为之前都是用代码编程,代码就是一串接另一串,如果你不是已经懂了这个代码,你是看不懂第三行和第八行之间有什么关系的。但是图形化的积木会让你看得很清楚,第一、第二、第三步分别在哪里,它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包涵或者并行关系。就好像是一个电路图一样,非常清楚,这样一年级的小朋友都能理解了。”

 

center_image

 

实力摆在这儿,轩哥和他的“扬帆起航任性张扬队”(活动喵吐槽:名字长到无法和其他队伍用同一字号并列......)觉得一路的PK都挺顺利的,但妈妈现在想起来,还是会感慨孩子不容易:“我们暑假去海南玩了一次,本来就不好上网,结果他还发高烧了,我都劝他说算了,但他到了比赛时间就硬是要我们陪着他去网吧,他说他们三个战友一定要一起打到最后。”

 

center_image

任波翰与队友成功赢得编程猫PK赛的硅谷游学大奖。

 

“后来就赢了嘛,你刚刚问我说最开心的记忆是什么,我觉得就是这段。通过自己的努力拼搏了一次硅谷行,真的非常开心。这次旅行我也见了很多从来没见过的东西,见了真的很厉害而不是只会左右走的机器人,还有3D打印,我们还在伯克利大学图书馆里编程,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壮观的图书馆,后来回国也没见过这些了。”轩哥说。

 

center_image

 

轩哥很满意他的小学生涯,但他也表示这些都是过去的里程。他现在正在研究的编程语言是Java和C++;也不再玩《穿越火线》,一个是这款游戏多少有些过气了,更重要的原因则是“学了编程之后更喜欢研究一个东西的本质了,以往玩游戏其实是被游戏玩,没什么意思”。他现在偶尔玩下《我的世界》这种规则简单但拓展性强的游戏,在里面写插件。

 

初中生的异想世界

现在的轩哥生活比以前忙碌许多。这个暑假他每天都需要在线上补习,为即将到来的初三备战。这样的生活让他觉得有一点压力,所幸轩哥有一个特别有范儿的爱好可以用来解压,那就是钢琴。据妈妈介绍,轩哥有时候晚自习回来,就会默默坐到钢琴前,自己在那儿编曲弹着玩,一会儿就又变得很开心了。

 

center_image

 

轩哥的一位英语老师在文章中谈到轩哥:就在传说中师生因为一场考试共同濒临炸毛的这个周末,收到波翰传来自己弹奏的《穿越时空的思念》,手机短视频中琴键缓缓发出波仔稍显稚嫩的弹奏,我觉得格外的清新好听。

说到这里,轩哥还谈起了他最喜欢的动漫《Angel Beats! 》的OST,一首叫做《theme of SSS》的曲子,“就是偶然在网上听到这首曲子,它的前奏是很干净的,但是交响的几种乐器声会突然进来,感觉里面蕴含着很强烈的感情”。好奇心让他去搜了这部动画来看,发现是讲述一群因意外去世的高中生来到一个异世界,发现他们各自拥有了超能力,因此想办法为大家完成遗愿,去往天堂的故事——这样强烈的剧作冲突也很对他的胃口。轩哥还发现,这部动漫的编剧、作曲和监督都是由一个人来完成的,他很佩服这位叫做麻枝准的大神,“我觉得一般来说,能够有全面素质的创作人他的作品质量都比较高。我自己也想做这样的人。”

 

center_image

 

所以和许多少院士表示长大想做程序员不同,轩哥说自己想往影视方向发展,并且既想做后期,又想做编剧,成为全面的创作人。他不无遗憾地介绍说,这个暑假因为太忙,有一个拍摄计划没有完成——他在有次洗澡时“ding”地想了一个剧本,是讲世界被施以魔法之后,“学校”这种存在就凭空消失了,没有任何人的记忆和文字记载里有这样的一个词,自然,所有人都不用学习,而是无所事事地在游荡。而主角就要想办法战胜邪恶力量,帮助“学校”重回人世。

“其实很多学生都有点恨学校呢,不是有首改编的歌叫《我去炸学校》吗?你为什么会想拯救学校呢?”

“哈哈哈哈,这首歌我小学也唱过!但我还是觉得学习是一件必要的事情。如果一个人出厂就拥有完备的知识,不需要再努力,那这世界也没有意义了。”

轩哥说这种“懂事”部分源于自学编程的经历,“就是越在网上搜资料,越觉得自己懂得很少。编程也让我变得很有耐心,以前可能觉得老师讲得不好,注意力就不集中,现在会告诉自己老师是在传授知识,因为我渴望学东西,就很愿意静下心去听。”

虽然很忙,但波翰也争取每周拿出一点时间“搞点研究”。他最近在研究的是Unreal Engine,一个制作VR游戏的引擎。这位技术控向我科普说现在许多软件都有图形化的思路,在Unreal Engine里面也有编程,但它不局限于C++的拓展,而是呈现为蓝图,通过拖拽图形模块来实现功能。"就算你完全不会写代码,只需要拖拽模块,也能做成一个游戏,适合所有人去学。"

 

编程语言哪家强?

这个暑假为了练习使用开源数据库MySQL,轩哥制作了一个聊天软件“任聊”,图为软件后台登录系统界面。

 

center_image

 

从四年级开始学编程的轩哥到现在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了。“最先把我引上编程道路的是易语言;偶然参加了编程猫的PK赛,就了解到了图形化编程;上了初中之后想了解游戏外挂和游戏深层原理,就学了C++;为了做游戏插件就学了Java;然后在做网页的时候,也是在网上学了一点html、js和css。”

我自然会问:“那你最喜欢哪门语言?”

意外地,轩哥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。他想了一会儿总结道:“我对易语言感情最深,毕竟是最初让我领悟到编程思想的语言,带我入了门;编程猫的图形化语言也不错,逻辑能表达得非常清楚,对小朋友很友好;C++的表达很严谨;Java写出来的东西杀伤力很大。现在我在C++和Java上也还是刚起步,对它们也不够了解,但我觉得即使足够了解,也选不出一种最喜欢,因为它们都是相通的。”

轩哥继续科普说,编程最难的部分不是敲代码,而是开敲之前,对于逻辑与布局的思考,这种思考给他的学习带来很多帮助。“比如说有一次我们在讲概率,就是从一个箱子里摸出黑球和白球那道题,其他同学都是把情况一组组列出来,我就想到了编程里的【循环】,就是穷举和列出,这样写一段很简单的代码,数值就出来了。小学时候做奥赛题也是碰到过这种情况,像鸡兔同笼,还有斐波那契数列,其实用编程的办法都可以很容易地解决。”

 

采访到最后,轩哥还非常醒目地给编程打了一段硬广,我将他的原话摘录如下:

“编程应该像美术、音乐那样成为一门学科,不一定每个人都要精通,但大家都应该会一点,因为它对其他学科也有促进作用。美国总统也自己写代码,他们的政府是很重视编程教育的。中国有点恼火的是以前从来没人教过编程,以往老师就教怎么做ppt,怎么抠图,现在应该有一个系统的变化。比如说从小学到初中,应该是有一个系列的课程。这些事情,希望编程猫可以做得更好。”